“我们要革自己的命”,造“凤凰”的上汽能否涅盘?(2)

但桑塔纳在此之后遇到了“国产化”瓶颈,到1986年11月,轮胎、无线电、扬声器和汽车天线,是仅有的几个国产化零部件,国产化率仅为2.7%。1987年6月,时任国家经委副主任的朱镕基更是发出警告:“如果在中国生产的零部件比例不能顺利提高到40%,我们就关掉上海大众。”

上海市政府专门委派市经委副主任陆吉安分管桑塔纳合资项目,后担任上海大众董事长,将上海大众的管理和生产水平提高一个台阶。同时自1985年12月起,政府设立上海桑塔纳轿车国产化基金,持续到1994年2月,算上利息,共收取近100亿元。

德国大众通过介绍零部件厂商入华、提供专业人才和低价二手设备等方式,加速国产化进程。

国内配套零部件企业也开始被动员起来。1988年7月1日,在朱镕基等人的推动下,上海桑塔纳轿车国产化共同体成立。

1988年,上海桑塔纳的国产化率较前一年的5.7%翻了不止一倍,1993年跨上80%新台阶,树起一个新的里程碑。通过国产化,上海大众用6年时间建立了一套符合国际标准的零部件体系。 1997年:泛亚开启汽车技术合资变革

首次向中方提出组建合资建议的并非德国大众,而是美国通用汽车的董事长墨菲。

1978年10月,墨菲率代表团访华,就重型车和轿车两个项目与中方洽谈,在两个会谈中,他都向中方提出共同投资组建合资企业的建议,获得饶斌赞同,并层层上报,由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邓小平批示:“合资经营可以办”。但是通用汽车在改革开放初期,并没有选择和上海合作,错失良机。

1990年开始,随着进一步的改革开放,开发开放浦东,成为外资车企进入上海的又一个时间窗口。

为了提升上海汽车工业技术水平,进一步掌握对外合作主动权,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上海市委书记吴邦国于 1992 年要求上海汽车工业在继续加快上海大众汽车发展的同时,进一步对外开放,再高起点建设一家整车合资企业。

在时任上海市市长黄菊着重强调上海成立第二家整车合资企业所需资金全部由上海解决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邹家华邹家华明确表示“如果不要国家一分钱,国务院同意这个项目”。经过反复对比,1995年底,通用汽车被选为上海第二个汽车合作对象。

原上海汽车工业总公司总裁陆吉安是去美国和通用、福特两家谈判的核心人物之一。在谈判过程中,陆吉安直言,当初新的合资企业要有开发中心,帮助中国人开发轿车,这是先决条件。“不满足这个条件,我就不跟你们谈。”

1997年6月12日,中国汽车工业史上第一家中外合资的汽车技术中心——泛亚汽车技术中心有限公司成立,这家研发公司在浦东金桥出口加工区扎下了根。

泛亚汽车技术中心有限公司,是上汽通用研发硬实力的支撑 / 网络

泛亚的定位一开始就颇为清晰:上海通用汽车产品研发由同时成立的泛亚汽车技术中心承担,该技术中心同时为上海通用汽车的设计和工程中心,具备完整意义上的整车开发能力。

泛亚汽车技术中心成立后,秉持全球开发和本土开发双举并进的开发战略。1998 年 12 月,完成首辆别克新世纪轿车的引进。2000 年 12 月,完成别克赛欧国产化改进,该车 2001 年 6 月投放市场后被誉为中国第一辆家庭轿车。

2006 年,美国通用汽车开始加快推进全球架构战略,泛亚积极参与通用汽车全球 Epsilon 架构长、短轴车型项目的开发,负责集成通用汽车中国、北美、欧洲以及韩国四地研发资源,成功主导开发 2009 年投放全球市场的别克新君越项目的内饰系统。

在此基础上,泛亚汽车技术中心不断寻找突破口,加快提升本土化自主研发能力。自 2006 年起,建成自主研发的 SII 平台,并于 2010 年 1 月和 4 月,分别推出雪佛兰新赛欧三厢和两厢车型。新赛欧上市后销往智利、巴西等国,标志着泛亚技术中心已经形成整车及动力总成全过程的开发能力。

正如上汽内部人士所言,上海大众在桑塔纳国产化时,与上汽共同努力帮助中国建立起零部件供应体系,培养汽车人才,而“通过上海通用和泛亚汽车技术中心的建立,上海汽车工业又在本土化研发方面往前推进了一步。”

这些都为上汽集团后来搞自主创新奠定了基础,没有这些人才、资金、体系、管理包括供应商体系的建立,后面的自主创新是无本之木,体系没有办法建立起来。 2006年:国际化心态下的上汽自主品牌探索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合资品牌的快速成长,挤占了并未充分激活的中国汽车市场份额,自主品牌难以和合资品牌的汽车正面抗争。

1986 年上海桑塔纳轿车产量开始超过上海牌轿车,1990 年产量为上海牌轿车的 3.1倍。

终于,上海牌轿车在1991 年迎来了它的告别礼。当年11月25日,最后一辆上海牌轿车下线,在33 年的时间里,上海牌轿车累计生产 77041 辆。1992年1月1日,上海汽车厂正式并入上海大众汽车。

上海自主品牌汽车的发展进入短暂的空白期。不过也是在这段时间里,上海大众和上海通用两家合资企业以沪为基地,建立起更为完整和强大的零部件配套产业链,同样也为之后自主品牌的发展培养了诸多人才。

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尤其是随着中国加入WTO,国内整车零部件企业和国际跨国公司开始大量进入上海。同时,2002年8月,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成立上海第三个轿车制造基地上海华普汽车有限公司,福建三龙集团于 2004 年成立上海申龙汽车有限公司,上海汽车工业呈现更加全球化、多元化的特点。

作为国际化大都市的上海需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开放的国际化车企,上汽的自主品牌建设必须加速了。

2004年,上汽集团整体改制重组。时任上海市市长韩正在上汽股份成立大会讲话,希望上汽成为一家“主业突出、管理科学、技术先进、市场竞争力较强的国际化汽车公司”。上汽集团也于当年首次跻身《财富》世界500强。

上汽集团 / 网络

时任上汽自主品牌项目组组长陈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要做产业报国,打造中高端自主品牌是中国汽车人的梦想,更是伟大而光荣的使命”。

相比五十年代拉来样车拆解,然后用榔头敲出模样类似的试制车型,上汽已经从“闭门造车”转向“开门造车”,希望利用世界资源发展自主品牌。英国罗孚汽车公司成为上汽的目标,而此时,南京汽车集团也看准了这个机遇。

几经周折,上汽在2006年10月相继发布中高端自主品牌荣威和荣威750轿车,次年1月,承担上汽自主品牌建设的上汽汽车制造有限公司更名为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乘用车分公司。

同年 12 月,“上南竞争”正式转变为“上南合作”,上汽集团与跃进汽车集团全面合作,南京汽车集团位于南京浦口的名爵基地和位于英国伯明翰的长桥基地归属上汽乘用车分公司。到2010年,上汽自主品牌建成“两国三地”自主品牌研发和制造体系。同年7月,上汽通用五菱的自主品牌宝骏诞生。

2017年,上汽集团在董事长陈虹的带领下做出“电动化、网联化、智能化、共享化”的“新四化”趋势判断。2018年,上汽集团更进一步,“智能网联化”合并为一个方向,并加入“国际化”。

时任上汽集团国际业务部总经理杨晓东对出行一客表示,汽车产业本身就具有全球化特性,核心要素就是全球化。截止2019年4月,上汽已经在泰国、英国、印尼、智利、澳新、中东形成6个“万辆级”市场。

“我们布局的海外市场,就是要改变行业的格局。”杨晓东对此信心满满。

目前,已15次上榜《财富》世界500强的上汽集团在自主创新方面累计投入超500亿元,在国内的上海、南京和英国长桥设立了技术中心;在美国加州硅谷、以色列特拉维夫设立了创新中心,开展前瞻技术研究;集聚了一支6400人的自主开发技术队伍,投入新能源车、互联网汽车、智能驾驶汽车等创新产品的研发。

智能电动汽车时代,中国电动汽车初创企业的蔚来、威马汽车把总部设在上海,美国明星车企特斯拉已上海临港建厂,Model 3量产在即,来势汹汹。上海汽车工业正迎来更多的参与者,上汽也面临更激烈的竞争与挑战。

为了迎战,2016年7月,荣威RX5上市,上汽集团携手阿里巴巴打造出中国“第一辆互联网汽车”。

荣威RX5 / 上汽荣威官网

但这不会是终点,正如陈虹所言,“我们要革自己的命,从整车厂变成为消费者提供全方位出行服务和汽车产品的综合供应商,我们要靠创新,赢得未来。”(记者/王斌斌 责编/杨佩谦)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bjsjzg.com//a/caijing/260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