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日报头版关注长垣“夜经济”:这里的“创客”不打烊

(记者 李虎成 袁楠)

上世纪80年代,

长垣人发展了起重、卫材、防腐等特色产业,

现在,

长垣新一代“创客”把目光投向三产服务业,

紧跟时代活跃着市民的“夜生活”,

不断刺激着长垣“夜经济”。

10月5日,

河南日报头版关注长垣“新创客”,

带您看看年轻人的创业新“潮流”。

(点击文末阅读全文即可跳转河南日报电子版)

△河南日报10月5日版样

“一叶茶”主高祥军

国庆前夕的一个平常之夜,晚8时许,在刚刚撤县改市的长垣,一条紧临闹市区的“背街”——菜北大街,记者走进一个普通民居改造的茶馆。茶馆的招牌很小,上面只有三个字——“一叶茶”,在灯光映照下显得格外幽静。

“忙的时候从早上开门一直到晚上11点多,人就没停过。”热情招呼记者落座,34岁的老板高祥军,说话轻言细语,一如他的店面装饰风格,有个性却不张扬。两年前他放弃上海的工作回到家乡,租下这个民宅,开了茶馆。

“长垣民营经济发达,不少年轻人都选择在家乡创业就业。”高祥军说,长垣众多的企业不仅留住了本地人,也引来很多外地人。大批年轻人有创业就业的需求,也有消费能力。

过去长垣人的夜生活很单调,一到晚上不是喝酒就是打牌。见过“大世面”的高祥军说,“我想打造一个集茶饮、简餐、书吧于一体的小型综合体,给小城想干事创业的年轻人提供一个心灵沟通、思想碰撞的场所。”石旸和田晶

“我喜欢来这里喝茶,因为这里的环境很好!”石旸自称是“一叶茶”的“VIP顾客”,今晚她又约几个朋友来喝茶聊天。用她自己的话说“来这里比去自己的店都积极”。今年30岁的她,7年前就有了属于自己的花店。

“以前县城居民只有在结婚或者节假日才会买花,而近几年,鲜花已经成了很多人生活的一部分”。石旸说,7年前,长垣食博园附近只有她这一家花店。而现在不到200米的一段小街,已经开了4家花店,生意一年比一年好。过去天一黑就闭店,现在一般营业到晚上八九点钟,遇上节日常常通宵营业。

开花店只是石旸的“副业”,“主业”是在一家产业集聚区当“白领”。据她介绍,她的同学、同事、朋友中,差不多有一半以上的人或全职或兼职都在创业开店做项目。“说不定哪天,一不小心,你身边的朋友就成老板了。”石旸笑道,创业已成为长垣年轻人的一种潮流。

田晶和石旸就是在“一叶茶”认识的。28岁的田晶同样加入了创客大军。白天,她在一家防腐企业上班,闲暇时间和闺蜜合开了一间服装工作室。“现在小城年轻人的需求也越来越多样化了。”田晶说,自己身边也有很多朋友选择了创业,有的做绘画、音乐等教育培训,有的搞烘焙、美容、服装、民宿等。“东家小院”张子腾

“走,我带你们去看个好地方。”晚9时许,“一叶茶”老板高祥军说,他的一位90后顾客张子腾,租用城郊一处废弃的厂院,创办了名为“东家小院”的特色休闲餐饮,天天客满。

“茶主”开车为记者带路,十多分钟后到了“东家小院”。绕过红砖砌成的影壁,踏着嵌在草地中的石板,穿过一个个巨型水泥管道改造成的情侣餐厅,走到老式实木门板搭成的吧台前。

忙着张罗生意的张子腾说,同样是开餐馆,他不仅讲究菜品的品质,对就餐环境也十分看重,很多年轻人特喜欢他家餐馆的这种风格。

今年27岁的张子腾,家里经营有卫材、防腐等传统生意,可他没有选择继承家业,“我想做自己喜欢的、有特色又时尚的生意。”韩祎和杨喆

晚10时,在距离“一叶茶”不远的另一条小街,一家名为“栖地”的小店灯火通明。原木色的桌子、马卡龙色系的凳子、玻璃吊灯,素雅的白色墙面,各种风格的挂画,北欧风、时尚范儿加文艺气息,让这里成为不少年轻人来“打卡”的网红店。

“‘栖地’取自city的谐音,英文意为城市,我们也把它理解为‘夜晚青年休闲的地方’。”“栖地”的老板韩祎和杨喆,都是1993年出生的姑娘。韩祎白天在一家单位坐办公室,晚上来店里照看生意,而杨喆还开了一家奶茶店。

“栖地”一楼为顾客提供茶饮或者简餐,二楼则是一个个不同风格的私人影院。看电影时,只要扫一下茶几上的二维码,便可以享受各种私人定制餐饮服务。“栖地”每天营业到夜里12点,逢节假日,如果不预约就很难有空位。“静吧”老板“00后”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子夜,穿行在渐趋静谧的大街小巷,但见华灯依然璀璨。

一家招牌灯光闪烁、名为“啤酒故事”的酒吧吸引记者走进去。没有印象中的喧闹,店内流淌着低缓的音乐。几杯啤酒,一盘瓜子,客人们坐在一起边喝边聊。

“我们是‘静吧’,顾客一般都是偏爱啤酒的人。”店员是一位“00后”小姑娘,姓杨,刚满18岁。她说老板与她同龄,也是一位18岁的姑娘。老板今天有事没过来,店内就她一个人值班打理。一般晚上10点以后客人才开始慢慢多起来,到午夜还会有客人来。采访札记

上世纪80年代开始,面对自然灾害频发、地上无资源、地下无矿藏的窘境,长垣人靠辛苦打拼,发展了起重、卫材、防腐等全国知名的特色产业,造就了民营经济的坚实基础。如果把老一辈长垣人称为“创一代”,那么继承了创业精神又融合了新需求的年轻一代创客——“创二代”们,则更多地把目光投向了三产服务业。

数据显示,2014年年底,长垣仅有服务业市场主体1734户。而截至发稿时,长垣服务业市场主体数已经达到16027户,不到5年增长了8倍多。

消费在升级,服务供给也在升级。在长垣,越来越多像高祥军、张子腾、石旸、田晶、韩祎、杨喆等一样的年轻创客,把服务业作为自己创业的首选。接触了众多新事物、新业态的年轻人,在成为“夜经济”消费主体的同时,也在丰富着“夜经济”的供给。不断涌现的市场主体,活跃了市民的“夜生活”,刺激了“夜经济”,正在成为长垣经济增长的新动能。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bjsjzg.com//a/caijing/278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