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为啥宁可战败也不建防空洞?东条英机告诉你

田中隆吉,是日本东条内阁时的兵务局局长,陆军中枢部门掌门人,陆军中将,掌管着二战日本军备、军政、军需工业、军需运输和通信。

然而,从其履历上可以看出,从1941年6月开始,他只当了1年3个月的兵务局长,到1942年9月,他就向首相兼陆相的东条英机提出了辞职。

之后,他就离开了陆军省兵务局,并被东条以“老年抑郁症”为由,送进了国府台陆军医院。次年又被转入预备役,直到日本战败,他才有了出头之日。

日本二战将军配图

一个陆大毕业、混到中将军衔、位居陆军核心部门的高官,在“事业最高峰”时,被东条“断崖式”拿掉,肯定存在不可挽救的问题。

而且那时,日本正与美国开战,正需要兵源、智囊,50岁不到的他就被“老年抑郁”了,想想都不可思议。

据田中战后回忆,他与东条英机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这种仇恨,不是杀父掠妻,不是你死我活,而是事关国家存亡的路线分歧。

道不同不相为谋,在田中看来,1942年的东条英机,就是领导日本走向死亡的掘墓人。

想当年,在关东军任职时,田中还是东条的谋士、高级特务,那为何后来与其决裂,走向“反动”,继而辞职,最终被迫害呢?

田中隆吉战后走向东京审判现场作证

1??对事变的分歧

对1937年的七七事变,日本国内有着不同的观点。

前陆相宇恒一成说,“满洲的建设未成,而又发生中日事变,等于逐二兔而终不得其一。”

政党总务樱内幸雄认为,必须应当以断然的决心,进行全军动员,由“对中国军队彻底的打击”,转为“迅速撤兵,谋求中日永久的和平”。

作为东条兵团的参谋,田中隆吉当时也主张“谋和平”。据其回忆,事变之前,他就获悉日军要肇事,遂立即与国内陆相寺内寿一谏言:“应撤兵,谋和平”。

但关东军参谋长东条狂热地支持事变,事变后还狂热地支持“扩大”“增兵”。

1938年,东条升陆军省次官,板垣征四郎当陆相。田中面见板垣说:“迅速解决中日事变,最大障碍为东条次官。”

后来,板垣把东条的次官罢免,不过1940年东条被提名为陆相后,对板垣、田中、石原等“满洲派”进行大肆报复,流放朝鲜、退出现役、“石原候用”,内斗开始。

田中不可避免地成了东条报复的对象。

七七事变后侵华日军图

2??对战争的绝望

1939年11月,在日本举行建国2600年的庆典上,听着国歌《君之代》的田中隆吉,心中不免戚戚焉。

他此时的职务是华北方面军第一军参谋长,在山西太原司令部任职。根据其后来的自述,此时的他,已经发现日军在中国不行了。

“日军入山西已经3年,有3个师团、4个混成旅,但维持治安的效果一点儿也没有发生。”

他说,日军军纪废弛,为拉拢当地百姓而专设的宣抚班和“日侨”们,在当地百姓中保持着“毫无反省的优越感”,根本“把握不住人心”,不但没有起到拉拢人心的作用,反而“使他们日甚一日地走上了离反之途”。

而对南方的汪政权,田中也深表怀疑,认为“实力不行”,毫无希望。

但是,就在这样的状况下,东条英机还能喊出“为解决事变,不惜与英美苏两面同时作战”的口号。

所以,田中深感绝望:“日本现在几乎已经全力与中国开战,再与英美开战,无异是使日本灭亡。”

日军宣抚班

3??对军人干政的抵制

东条是一个靠宪兵出名的“军警头目”,在关东军起家,控制着伪满,是名副其实的“太上皇”,集权统治、打压异己成了他一生的特色。

我们知道,日本是一个立宪君主制国家,多党执政,向天皇负责。但无论谁上台当首相,都是必须是文官。

但东条内阁成立后,这个习惯发生了变化。因为战争需要,陆相东条升任了首相,同时兼任着陆相、内相,后来再加上兼任文部、工商、军需相,终于使日本成了纳粹法西斯国家。

田中一向反对军人当政,干预国家的政治和经济。

他被东条罢黜后,打出“军人不干政”的大旗,四处招摇,全力反击,说自古以来,军人干政就没有好下场,国家必亡。因为“军部不是国家的指挥者,而是无言的推进力”

在掌握火炮这一致命武器的武官的当政下,日本诸事统一,失去理智,全部唯战争是从,这就是军国主义。这种体制下,就产生了诸多不正常的怪论——

东条英机

①国力的计算

举个例子,二战时日本粮饷并不充裕,掌握着军需供应的田中隆吉说,战争物资必需品的准备,必须以最不利的场合计算。但当时日本却以“最顺利的场合下计算国力”

粮食不够,“只需拿来泰国的米、满洲的大豆”;钢铁,“可以用菲律宾的铜来补充”;马来的橡木、锡,可由俘获的船来补充……

②军费的计算

任何国家,战争持续下去,都会通货膨胀,但为了打仗,为了听从东条指挥,藏相贺屋说,可诉诸于民众的忠诚心,巨额军费可以公债吸收回来,“随便怎样长期的战争,都能这样应付过来。”

③虚报的飞机

飞机是二战决胜利器,但日本觉得,每月制造出500架,战胜盟国就没有问题了。

当时美国是月造5000架以上,但日本不怕,说美国这个数字3成是虚报,日本第一年扩大生产,第二年达到顶点,第三年至少年产30000架飞机。

“所以,只要德国不败3年后,可与美国拥有相等的兵力。”

对此,航空总监部中将河边虎四郎说,当时的日本,连船舶量都造不过来了,扩大生产造飞机,绝无可能,“这等于使马跑得肺充血而死去”

④不怕轰炸

日本是一个木制建筑为主的国家,应该说很怕轰炸火烧。

但当有人提出这个问题时,东条却说,日本和德国不同,敌人基地离日本本土太远。木造的建筑物和德国的完全不同,损害没有德国大。

为了迎合东条,海军还放出口号,“既有无敌的海军在,绝不容许有一架敌机侵入日本!”

二战日本训练民众应对大轰炸

⑤不建防空洞

据田中说,日本战败前一共有2个防空洞,一个在皇宫下,留给天皇用;一个在陆军省楼下,留给打仗指挥用。

1942年1月,作为兵务局长,田中向东条执笔写了一份防空计划,说要建完备的防空壕防空洞,保证电力供应和交通通信及大都市人口的疏散。

但东条否决了,说“疏散是卑怯的行为”。迎合他的大臣说,挖防空洞,需要大量的经费,还不如用于一线战场。

⑥不用雷达

雷达——电波探知器,是伴随飞机出现的战场重要兵器。被誉为“珍珠港复仇之战”的中途岛战役中,美国就是靠这个战胜了日本。但日本海军自诩“精强冠世”,“无敌海军”,重视精神,忽视科技,在投降前几个月才真正搬到战场上。

⑦隐瞒战况

1942年的中途岛之战,日本4艘重型主力航空母舰被美军击沉,巡航舰4艘非沉即损,日本惨败。

田中要求公开告知民众这一事实,“公开才能促国民奋起,隐瞒并不能激发士气”,东条不同意,说:“政治这东西,必须把大众当愚人。如果告诉他们,足以使士气沮丧。”

在不公开的状态下,日本不去找主要原因,反而秘密派宪兵搜捕生还的士兵,查谁是导致这场战争的间谍。

所谓走火入魔,病入膏肓,实为可悲可叹矣!

中途岛战役中的日本战舰

需要补充一点的是,田中隆吉虽然力主“撤兵”,“谈和”,但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和平人士,相反,他和石原莞尔、宇恒一成一样,都极力主张先把满洲做大,这是一撮更加理性、可怕的侵华分子。



文献参考:

田中隆吉《日本军阀祸国真相》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bjsjzg.com//a/junshi/2019/0929/87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