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媛:女性为何很难从家暴中挣脱出来?因为她们得不到帮助

知名美妆博主宇芽发布长微博控诉自己曾遭受家暴恶行

11月25日,是“国际消除家庭暴力日”,然而就在这一天,随着一个电梯拖拽的视频的公开,知名美妆博主宇芽发布长微博“我被家暴了”控诉自己曾遭受的家暴恶行,引爆了公众话题。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家暴事件获得如此大的关注,家庭暴力是一种最普遍发生、但最少受到追究的针对妇女的暴力。距离2016年3月我国第一部《反家庭暴力法》正式实施已经过了3年有余,时至今日,虽然家庭暴力公共事件在持续曝光,反家暴的倡导也在不断推进,但在实际中各种案件处理以及相关事件发生后的网络评论、留言转发中,可以看出即使公众对家暴形成了“零容忍”的态度,甚至“谈家暴色变”,但是关于家暴行为本身,公众没有深入了解,处于一知半解的状态。

汕头大学妇女研究中心顾问、原“反对家庭暴力网络”组织负责人,北京为平妇女权益机构共同发起人冯媛是拥有多年经验的妇女权利工作者,对家暴行为有着深度的实践研究和思考。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冯媛对家暴行为的范围、施行人的特征以及如何救助等等都给出了专业的看法。

当地时间2019年11月24日,比利时布鲁塞尔市中心,一场反对各种侵害妇女暴力的示威活动中,红鞋被放在地上,作为女性受伤害的象征。视觉中国 图

“家暴的滋生和持续是基于不平等的人际权利关系”

澎湃新闻:除了肢体暴力外,还有什么样的行为能被定义为家暴?

冯媛:如果遭遇家庭成员或共同生活的人实施这些行为——以殴打、捆绑、残害、限制人身自由、经常性谩骂、恐吓等方式,对你的身体、精神等方面造成侵害,甚至威胁、恐吓、干涉恋爱婚姻自由、剥夺对自有或共有财产的享有和决策权、限制人际交往、限制行动自由、侮辱谩骂、利用孩子要挟等,都属于实施了家庭暴力。具体可以参照反家暴法。

澎湃新闻:有家暴倾向的人会不会有一些潜在特征?家暴的人是不是在某种层面上有着“唯我是尊”的想法?

冯媛:如果对他人思想言行有控制欲、认为暴力最能解决问题,就极易导致家暴。确实,家庭暴力就是唯我独尊造成的,所以为什么更多的是男性对女性施暴?父母对儿童施暴,就是因为男性觉得对女性有控制权,父母觉得对孩子有控制权,所以如果我们有了人人平等的思想,那么也会极大地减少家庭暴力。

澎湃新闻:女性是否有可能提前发现对方会对自己造成伤害?

冯媛:不能这么提问,不能把预防家暴的责任都加在女性身上。

澎湃新闻:经常在网上看到说家暴只有零次跟无数次,你认为这种说法是正确的吗?家暴有可能改正吗?

冯媛:这种说法太绝对。家暴的滋生和持续是基于不平等的人际权利关系,以及将家暴合理化对家暴习以为常、默许纵容的文化观念,不作为或不到位的行政和执法人员。如果失去这些因素,家暴就失去了条件。

澎湃新闻:有没有调查过哪个区域的家暴发生率较多?

冯媛:家庭暴力的普遍程度,世界上不同国家的调查都表明,大概在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六十之间,也就是说,我们五个人当中有一个,或者是三个人当中有两个,都遭受过家庭成员的某种形式的家庭暴力。它在不同的地区、不同的阶层也都存在,不是说只是在文化程度较低的地方,或者低阶层中才多。所以,它是我们人类社会共同面临的一个弊病。

“其实不是她们内心不愿意求助”

澎湃新闻:为什么很多女性在受到家暴之后,难以从那个环境当中挣脱出来,是不是有“家丑不可外扬”的影响?

冯媛:实际上,我们现在看到很多妇女之所以觉得所谓家丑不可外扬,不敢求助,其实不是她们内心不愿意求助,而是她们知道在求助的时候,常常都得不到很多人的理解,也得不到社会服务机构提供的有质量的服务。所以当务之急是我们每一个人都要对家庭暴力的受害人有理解之心,要知道无论她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即便她有缺点有错误也不应该接受暴力。只有形成这样的观念,更多的妇女才敢于求助,同时,我们的服务机构也不应该以自己的方便、自己习惯的方式来提供服务。作为援救人员,不要再问受害者为什么不离开。

澎湃新闻:家暴案件为什么取证艰难?

冯媛:首先缺乏客观目击者,家暴多发生在私密的家庭空间中,往往缺少第三者目击。其次,受暴者在经历严重的暴力事件后,往往处于极大的恐惧、悲伤中,难以立即采取固定证据的措施。受心理创伤的影响,有时受暴者对暴力事件的记忆会变得模糊。第三,施暴者往往会对受暴者的言行和物品进行严密的监控(比如查看施暴者的手机等)。如果施暴者发现受暴者存留了受暴证据可能引发更严重的暴力伤害。出于恐惧,受暴者存留证据的意愿会更低。最后,非肢体暴力的明显证据更少,对于精神暴力、经济暴力和部分性暴力(如强行发生性关系、禁止使用避孕措施等)等很难留下物理可见证据的情形,更是难上加难。

澎湃新闻:据你研究,除了施暴者个人因素之外,有无社会因素会刺激家暴行为?

冯媛:实际上现在家庭暴力之所以能存续那么长时间,主要是因为除了家庭之外,有更广阔的社会因素,比如我们社会普遍认为,在某些情况下,暴力是需要的,暴力是解决问题最高的、最好的方式等等。这样的一些社会观念有很大的问题,另外社会上普遍还有一种认识,即把男性施暴看成维持男子汉气概的一种表现,这样的一些观点也是让家暴存续的原因。当然,最主要的一个原因还是我们的公权力机构对家暴不那么重视。

“现在公众越来越多地对家暴零容忍”

澎湃新闻:家暴有时也会发生在孩子身上,对孩子的影响很大,请问如何对施暴的家长进行严厉又有效的措施使其收到一定惩罚,最终得以改正?

冯媛:这里面分几种情况,一般来说现在的儿童越来越能够理直气壮地告诉父母,不能用体罚的方式、辱骂的方式来管教,那也是一种暴力。当然,有一些情况下家长根本不听儿童的话,这时学校应该有强制的报告制度。现在在《家暴法》草案当中,规定了类似的制度。同样跟刚才提到的,像对待被施暴的妇女一样,社会上的每一个人都应该有这样的一种意识:自己不能对孩子施暴,别的家长对孩子施暴的时候,也应该用各种办法劝阻、阻拦、转移注意力,以遏止暴力,甚至代为报警。

澎湃新闻:如果看到有人遭遇到了家暴,你建议应该怎么去帮助被施暴的人?

冯媛:我建议可以找TA谈一谈。可以私下找到受暴者,表示自己有点担心TA的处境。如果TA不想说,可以尊重TA的当时想法,并表示自己在TA身边,可以等TA想说的时候再说。

然后进行恰当地提问,不问“TA为什么打你”,因为这个问题可能隐含的意思是“如果有某些原因,一个人是可以打另一个人的”。可以换个表述,比如“你可以把事情的经过告诉我吗?”要做到相信受暴者,如果受暴者揭露了自己的受暴经历,请明确表明相信TA。保持中立地倾听,不责备受暴者,不要说“都给你说过了,不要XXXX”。最后不要随意给建议,比如“都这样了你还不离婚?”,提供求助咨询与渠道,比如报警、寻找当地妇联等。

澎湃新闻:除了立法之外,你认为政府和社会各界在家暴预防和救助方面还能做哪些努力?

冯媛:政府各部门要加强对工作人员进行反家暴的能力建设,做好数据收集工作。不责备受害人,尊重受害人的决定,保护受害人及其子女的隐私。

澎湃新闻:经过这么多年社会各界反家暴的努力,你觉得如今家暴发生的现状有没有得到一些改善?

冯媛:我觉得是有得到改善的,现在公众越来越多地对家暴零容忍的态度就是最好的证明,然后遭受家暴的人也有更多人说出来、求助了,这些现象的改变都是社会各方力量的共同努力做到的。我也相信,随着公众对家暴的关注,家暴行为终会得到妥善治理。

资料图

当家庭暴力发生,你可以为自己以及身边的人做什么?北京为平妇女权益机构从《反家庭暴力法》中为读者归纳了下面这20条具体权利:

1. 你有权得到隐私保护,你的真实意愿应当得到尊重。(根据《反家庭暴力法》第五条)

有关部门在进行反家暴的预防、教育、矫治与惩处工作时,应该尊重你的真实意愿,保护你的个人隐私。

2. 如果你是未成年人、老年人、残疾人、孕期和哺乳期的妇女、重病患者,应当得到有关部门的特殊保护。(根据《反家庭暴力法》第五条)

至少,你可以获得这些特殊帮助和合理便利:

● 强制报告:学校、幼儿园、医疗机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社会工作服务机构、救助管理机构、福利机构及其工作人员在工作中发现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遭受或者疑似遭受家庭暴力的,应当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应当对报案人的信息予以保密。(根据《反家庭暴力法》第十四条)

● 要求有关组织对加害人进行法制教育和心理辅导:工会、共产主义青年团、妇女联合会、残疾人联合会、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等应当对实施家庭暴力的加害人进行法治教育,必要时可以对加害人、受害人进行心理辅导。(根据《反家庭暴力法》第二十二条)

● 临时庇护和安置:如果因遭受家庭暴力导致身体受到严重伤害、面临人身安全威胁或者处于无人照料等危险状态,你有权要求公安机关通知并协助民政部门将你安置到临时庇护场所、救助管理机构或福利机构。(根据《反家庭暴力法》第十五条)

● 协助就医、鉴定伤情:公安机关接到家庭暴力报案后应当及时出警,制止家庭暴力,按照有关规定调查取证,协助受害人就医、鉴定伤情。(根据《反家庭暴力法》第第十五条)

● 口头申请保护令:书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确有困难的,可以口头申请,由人民法院记入笔录。(根据《反家庭暴力法》第二十四条)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bjsjzg.com//a/redian/85773.html